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舆情 >

抑郁症能否成杀人的“免死金牌”?

2020-01-05 00:52:12 来源:半岛都市报
抑郁症能否成杀人的“免死金牌”?
被害人(右)生前与家人的合影。
 

文/半岛记者 刘丹阳 图/受访者提供

备受关注的“湖南滴滴司机遇害案”于2020年1月3日在湖南省汉寿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,将择期宣判。半岛记者从被害人妻子田女士处了解到,事发至今,犯罪嫌疑人杨某淇及其家人从未道歉,杨某淇父母甚至没有出席庭审。
2019年3月24日,湖南常德一名19岁男生杨某淇在乘坐滴滴网约车时,在双方未起冲突的情况下,向司机陈师傅连刺二十余刀将其杀害。据检方披露,犯罪嫌疑人杨某淇因消极厌世萌生自杀念头,但没有勇气实施。2019年3月23日深夜,杨某淇临时起意“杀人试胆”,遂将网约车司机陈师傅杀害。随后,杨某淇听从朋友劝说投案自首,被警方刑拘。杨某淇被公安机关鉴定为抑郁症,在实施危害行为时有限定(部分)刑事责任能力。
在庭审现场,被害人家属对精神鉴定结果提出异议,申请重做精神鉴定,审判长表示将考虑是否采信这份鉴定结论或是否重新申请鉴定。如果法庭采信原鉴定结果,再加上犯罪嫌人有自首情节,意味着其可能不会被判处死刑。
因精神疾病被轻判的案例,国内国外都不鲜见,大众关心的是,精神疾病是不是杀人的免死金牌?如果此类悲剧再次发生,我们是否对这些“精神病犯人”全无办法?如果他们不承担刑责,受害人的悲痛该如何化解,他们的正义救赎又该如何实现?

>>>当庭质问
“你为什么那么残忍?”


2020年1月3日9点30分,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汉寿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滴滴司机遇害一案。在庭审现场,公诉人当庭宣读了起诉书,控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和辩论。被害人家属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。
据了解,庭审的焦点集中在被告人是否真的患有抑郁症。公诉人认为,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杨某淇刑事责任,鉴于其作案动机卑劣,手段残忍,建议对其判处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1月3日12时许,庭审结束,法庭宣布休庭,择期宣判。
被害人妻子田女士告诉半岛记者,对于民事赔偿部分他们没有要求具体数字,要的只是嫌疑人家里的一个态度、良知、良心。田女士还透露,事发这么久,被告家里没有一个人出来道歉,杨某淇的父母当日甚至没有参加庭审。田女士说:“杨某淇变成这样,跟他父母的教育,学校的教育是分不开的。”
据此前北京青年报报道,被害人家属曾试图与被告家属沟通赔偿事宜,但对方不愿赔钱,因为杨某淇19岁了,已经成年了,他们觉得杨某淇杀人的行为跟他们没关系。
半岛记者就此咨询了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卓勋,他表示,此案19岁的被告人虽已成年,但被判定为“限定(部分)刑事责任能力”,其父母作为监护人未能尽到监护责任,因此有责任承担民事赔偿。
在庭审现场,田女士曾质问杨某淇:“你为什么那么残忍,杀害一个无辜、陌生的人?你知不知道,他上有两老,下有两个孩子需要他?!”但杨某淇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。在作最后陈述时,杨某淇只说了一句话:“请法庭依法判决。”

>>>聚焦“抑郁”
申请重新鉴定被驳回


据当地司法部门披露的信息显示,杨某淇是湖南常德的一名大一学生,自2018年上半年开始,因感觉生活平淡、索然无味,产生了悲观厌世的情绪,并萌生了自杀的念头。2018年12月,他购买了匕首和手套,但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付诸实施。
2019年3月23日深夜,杨某淇携带匕首等作案工具独自离开学校寝室,先后在鼎城区某网吧等地逗留至当晚22时许,仍然没有勇气自杀。于是,他想先杀一人壮胆,然后再自杀。杨某淇通过手机约了网约车,随机约到被害司机陈师傅。当晚11点40分左右,在行至目的地常南汽车总站附近时,坐在后排的杨某淇趁陈师傅不备,向其连刺二十余刀将其杀害。
随后,杨某淇下车离开,并将杀人事实告诉了朋友。在朋友劝说下,杨某淇到公安机关自首,自述“因悲观厌世,精神崩溃,无故将司机杀害”,警方遂将其刑拘。
2019年4月,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局出具了一份鉴定意见书,鉴定意见为杨某淇“诊断为抑郁症,在本案中实施危害行为时有限定(部分)刑事责任能力。”2019年5月,被害人妻子田女士申请重新进行精神鉴定,被公安机关驳回。  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联合快报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联合快报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联合快报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6 投稿邮箱:news123456789@163.com